Wednesday, 07 December 2022

5G 推进区块链技术在中国落地


尽管中国监管机构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中国仍然有数百家区块链公司遍布全国各地。其中很多仍然希望发布基于新的5G通讯技术的第三代区块链应用。他们将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规划未来?他们将如何规避新的立法?亚洲银行家创始人以理(Emmanuel Daniel)在北京拜访了一位第三代区块链项目探针创始人何聪,让我们来了解他是如何规划及突破自己的。

此次对话的讨论要点:

  • 区块链发展的概况
  • 5G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 区块链3.0的具体应用
  • 区块链未来的挑战和突破

以下是文字版视频内容:

以理:我现在在北京城东部。在这个美好的秋日清晨,我要去拜访何聪。他是探针集团的创始人。我非常兴奋,因为探针集团致力于提供第三代区块链基础设施他们对此开发了出色的应用。我想让他和我谈谈探针的愿景以及我们可以从区块链的未来,和这个知名区块链专家身上学到什么。

何聪: 你好,以理。

以理: 你好,感谢你邀请我到你的公司。今天的天气非常好。区块链行业已经经历了十年的发展。有什么重要事件正在发生?

何聪:在区块链这个行业已经经历了十年的发展。我认为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开放的、多元化的金融阶段。我们看到目前已经有二十多个国家已经实际上在运行他们的央行数字货币,也就是CBDC。那我们也看到在开源社区有非常多的去中心化金融这一部分的很多项目和协议正在崛起。我们发现目前的央行数字货币和去中心化金融之间也正在进行融合。所以我认为未来的十年,区块链行业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多元化开放金融的愿景。

以理:5G 对区块链行业有什么影响?

何聪:区块链的技术底层性能里面包括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通信和同步。当进行网络通信和同步数据的时候,区块链是不是能够以很快的速度和很安全的方式进行数据的同步和传输,决定了这个区块链是否能承载很多应用。所以5G 的发展,甚至包括未来6G,这种通信网络的迭代有利于让更多的节点加入到区块链的网络里面来。也就是说,整个网络的计算和存储的能力会由于像5G 这样技术的发展得到指数级的提升。

以理:你的公司在区块链3.0上有什么样的贡献?

何聪:我们认为区块链3.0是会超越于1.0和2.0。1.0我们把它叫做点对点的一个支付系统,以比特币为代表。那么2.0时代是智能合约的时代。它是可编程的一些去中心化的应用,那么以以太坊为代表。我们认为探针正在打造的基础设施称之为“探针链”,它是3.0的代表。

我们把3.0界定为图到图的公共记账权的回归。图对图的特点是说从原先点对点中点的主体,变成了图的主体。因为每个国家都强调自己的主权,每个公司都强调自己的数据安全,所以我们不能指望所有单一的节点都很开放。这个时候,不同的主体,它实际上相当于是一个图,相当于是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如何去产生一个新的共识和协议,这个是图到图超越点对点很重要的一个现实意义所在。

那么3.0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公共记账权,因为在过去的四百年的时间里面,我们认为是私人精英在负责国家或公司的记账。那你有了记账权之后,实际上你有可能会推动国家的发展。就像大航海时代的很多国家,像荷兰,西班牙还有意大利。那么也有可能你的记账权用的不好,你乱记账,甚至是造假去记账的话,就有可能会引发像2008年美国的次货危机,它就是由于创造了很多虚假的帐。

如果记账权从私人回归到大众的话,这对全球的治理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区块链3.0的基础设施能够让全球的财务不管是国家还是公司财务更加透明,它会让整个财富更加可信。那么这种信任的回归是来自于大众,他们能够参与到区块链的节点里面,成为记账主体的一部分。而不是去总是看被别人创造出来的一些帐的结果。所以本质上,我们把区块链叫做分布式账本。那么这种分布式的记账网络,是谁在记账?我认为是区块链3.0要回答的。而探针给出的答案是公共记账权的回归

以理:我听说中国政府现在对区块链有很多限制,所以你们需要在其它国家设立机构吗?

何聪:实际上我们已经在新加坡建立了我们的国际总部。而且我们也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跟当地的银行、一些加密公司会有一些合作。中国限制的是和加密资产以及跟资产和人民币有关系的部分。实际上最近中国很多部门已经明确的表示要大力的支持区块链产业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认为要在全球不同的国家符合当地的政策去布局我们的产业。简单来讲是三块。

在中国,我们主要是做各个行业区块链技术的赋能者。那么在新加坡,我们主要是做数字证券这一块和开放金融有关系的事情。那么像在泰国这样的国家,我们就可以做一些加密货币的部分。未来有一天,当这些国与国之间的跨境传输,我们认为一定会发展到一个无国界的这样的一个阶段。而到那个时候,我们认为探针的在不同国家的布局就可以形成一个共振的效果。

以理:代币对你们的商业模式有多重要?

何聪:实际上,我们把代币界定为是一种记账单位。他是一个记账单位,就意味着说代币一定要在我们的区块链基础设施上,它是必要的。我们希望用代币来做的事情,可能和很多用代币来募资的这种企业或者说项目不太一样。

第一,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够用一个全球公认的新记账单位来实现大众的记账权。那么我们的记账单位Pro是这个代币。

第二个,希望这个代币在未来为全球的跨境贸易能够做一些贡献。因为不同的主体不同的国家实在很难产生互相信任。那么当有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其实探针只是它的发起者。而未来,它的所有者是全球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的这种记账节点来共同维系这样一个可信网络的时候,那么我想这个时候的代币会成为超越我们传统认为的记账单位。它会形成一个全球的公信全球公众的一种可信的共识。

以理:现有的模型现有的代币技术有以太坊R3,Ripple等等。他们会过渡到你们现在的阶段吗?

何聪:有啊当然。我们认为他一定会去打通不同的点不同的资产,而且这个需求未来会越来越强。就像过去几千年不同的国家之间一直会去想各种办法去进行贸易,把这个国家的东西卖到那边,把那个国家的东西卖到这边。同样的在区块链领域也是一样。我们如果说把每一个链看作是一个图,那么这些图之间是要实现图到图的,从P2P 到G2G。这就是我们所希望去实现的3.0的一个愿景。而这种连通性的打通,以及图到图的这种复杂网络的建立,它才能够真正的去支撑区块链技术,给全球的经济社会治理带来好处。它是建立在这种连通性上面的。如果大家都是隔绝的资产,也不能去互通的话,我认为代币它只是一个游戏令牌,它对现实不会有太多的作用。

以理:好的,说说你的代币 pro的一些功能吧。

何聪:Pro 的特点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毫无疑问,它在技术层面上有更高的性能,有更灵活的隐私保护的功能。这是在技术上肯定要有所超越,就像芯片一样,我们要把它越做越小、性能越来越高。同样的我们的链它每天也在迭代它的性能会越来越强、安全性越来越高、并且在全球的分布和共识度也会越来越高。

第二个特点是我们聚焦产业区块链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底层上面,它可以在全球上百的不同的行业会有行业链,所以我们把每一个行业链的推动者叫做链长。然后这些行业的链都可以成为我们探针链的平行链。这些人才是去推动区块链技术在每个行业能够得到应用,能够促进每个行业真正实现数字化升级的。我认为这个人才体系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因为没有人的话任何的这个技术和理想可能就停留在实验室里面。

第三个探针一直在希望Pro 的这个特点是能够帮助尤其是一些不那么大的国家,能够帮他们去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或者能够跟他们的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一种关联。因为现在行业很明显出现了一个断层。就是说传统的央行发行的主权国家的货币和新的区块链上这些代币中间并没有桥梁去把它连接起来。而这个桥梁如果是涉及到很多洗钱或者说恐怖组织在国际上是没有人会认可的,而且政府是会打击它的。那么探针希望跟不同主权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合作,能够打造一个既被监管,同时也具备开放性的一个基础设施。  那这个代币本身它就具有了越来越大的全球共识和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还是刚才说的,探是推动者,不是拥有者。因为对于全球公共记账权这样的一个基础设施,没有人可以拥有它,应该是每一个人共同拥有。所以它带给我们一个共同的课题是如何让Pro去推动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治理, 而不是仅仅是联合国会议室的那种全球治理。

以理:要想成功,你需要应用。你现在有哪些应用?你对开发者是否会使用你的网站有信心吗?

何聪:那我们现在就有的一款应用,就是链商。链商这款应用就是帮助中小企业不仅能够把货卖出去,还能够创造自己的可信的商业数据。而这个数据行上链之后它又形成了自己新的商业信用。用这个信用,它可以去获得一些海外的资本,能够帮助他能够去扩大生产。这个链商的应用可以说是一个开放的新一代电商平台。

第二个大的应用就是我们的物联网这个领域。因为我们认为区块链更加适合机器对机器。机器之间去做一些计算存储和共识,而不是说以人作为主体在里面参与。所以我们希望很多的物联网设备或者说智能的设备,比如说目前我们在合作的一个场景它已经有几百万辆的车,已经形成了网络,其实每个移动的车它都是可以有数字金融属性的,而且它可以有存储和计算能力的,它不用像超级计算机那么强。但是我们想象一下,全球每时每刻在跑的车它在干的事情是去记整个探针链上面的。账本的每一笔交易而且这种程度是可以做到的它是不可摧毁的。因为理论上来讲你要摧毁它,你必须在同一时间把地球上所有的汽车给炸毁才有可能。所以说这种互联网领域成为我们的节点目前也是我们重点在推的。我们希望在未来的五年,我们的链上能够有一百亿个物联网的设备的节点能够参与到整个网络的计算和存储,还有公共记账的工作里面来。

第三个应用是我们在新加坡重点在推的,新加坡监管部门很重视是数字证券。数字证券是基于区块链的下一代的,能够让传统的金融的产品进行数字化很重要的一步。实际上现在我们通过沟通,希望让监管方知道这个是可以帮助所在的国家带来一个新的大的发展机会。所以这个应用主要是面向监管方给他们提供服务和能力。让他们知道如何监管这些数字资产。所以目前,我们认为这个背后实际上还是人才建设。刚才我提到了将近有200个行业。每一个行业实际上都需要自己的区块链。那么每一个行业,我们在全球去寻找链长,就是不同行业的链的一些推动者。就像是国与国之间,会互相派很多大使去推动国际关系。那么不同行业的链长实际上推动的是本行业以及跨行业之间,能够让符合每个行业特点的应用能够落地。我想这肯定不是一个或几个应用,而是成百上千的应用,它都得在这个基础设施上发展出来。

以理:你们的模式非常成功。代币对你们的模式有多重要?你们在中国有不同的运营模式吗?

何聪:我们是按照国家的要求,主要是聚焦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来实现我们在国内运营的。产业数字化就是说每一个行业,就像过去的互联网时代,每个行业它都需要实现互联网的升级。同样的在数字经济在区块链时代,每一个行业都需要用包括区块链在内的这些数字技术来实现产业的升级。而这个过程当中,探针在过去积累的区块链的经验和解决方案,就能够帮助到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公司,尤其是一些大的国企,能够帮助他们去做很多行业场景的落地和数字化建设。

数字产业化是说当一个行业已经实现了区块链升级,它会积累大量保存在链上有价值的商业数据,还有一些潜在的可以变为合规的数字资产。到那个阶段就会形成一个新的产业。而这个产业是每个行业数字化之后未来属于数字经济总体的这样的一个数字化的产业。而这个数字化的产业我认为是探针在中国为各个行业未来能够做的最大的贡献。就像曾经我们知道为传统的金融机构提供了很多软硬件的这种服务。我希望它能在中国可以为新的不同的行业提供属于数字经济时代的软硬件服务。

以理:最后一个问题你期待区块链的下一个重大突破是什么?

何聪:我认为区块链目前处于它整个生命周期非常早期的一个阶段。如果要问区块链的未来是什么样子,我认为咱们得至少拉长到未来50到100年这样的一个跨度,可能讨论它的未来才是有意义的。因为如果仅仅是讨论未来五年十年技术上会有什么发展的话,我不认为会有重大的突破。但如果区块链未来咱们看到50到100年的话,我本人自己会非常兴奋。

举一个例子,我认为未来的区块链在基础设施上会有重大的突破。我认为一定会出现一种公共记账的设备。这个设备可能会像我们都知道的,以前的收音机。收音机只要把天线开关打开,它都可以收取到信息。而这个信息,是通过电磁波进行传递的,它不是通过电缆来进行传递的。当然,它发射的时候需要一定的设备和能量。同样的很有意思是可能未来上百亿人每一个人在记录其他一百亿人产生了一些跟你没有关系的交易。但是通过这种每一个人都在记录,整个地球的理论上每一笔交易的话,理想状态它确实能够形成人类合作的一种新的状态。

那么倒过来讲,如果有这样的设备,可以通过它,并且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去接受到或者存储这些信息,接收到这些数据,存储每一笔的交易记录,并且这个成本足够的低。也就是说,每个人真正的拥有了他的记账权,哪怕你一个字都不认识,哪怕你连银行卡都没有,但是你有这样一个设备,可以说每个人就真正的拥有了这样的记账权。而拥有了这个记账权的区块链的世界,我认为人的活法会改变。

区块链会让人的活法、公司的治理、国家的治理、还有国际贸易、还有气候治理发生改变。不仅仅是区块链,只是我认为它更重要的是给我们启发。他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去思考,未来人在哪里。然后全球公开透明可信的交易,大家是如何去让这种信任去发生的。而且通过越来越庞大的未来区块链网络,不断地去演化复杂的不同的链的交互,跟主权国家资产的一种互动。区块链在未来扮演的角色,我认为慢慢地会不仅仅是工具,它会像互联网时代从上个世纪实际上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从军方的互联网应用走向了大众,然后到了PC时代,到了现在这样一个无线互联网时代。

区块链也会经历每一个阶段而这个阶段里面。我认为是多大程度、多大范围、多少人能够参与到全球公共记账权得到这个权利。如果没有或这个权利还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的话,我认为区块链没有任何进展。而如果说这个范围不断的扩大,拥有全球公共记账权的人数越来越多。我认为这是这个技术的进步,也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To view English version

Please register to continue to access/read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as well as receive our weekly TAB Perspectives e-newsletter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