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September 2022

SORA调整加强了新加坡在亚太区的地位


作者:Alex Rad

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的终止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发生重大变化,迫使市场参与者和监管机构共同寻找其他解决方案。

欧盟、中国香港、新加坡和英国等国家与地区纷纷设立更严格的机构和流程来制定基准利率。

在过去四十年里,新加坡银行公会(Association of Banks in Singapore,ABS)一直致力于促进其成员间的沟通。ABS拥有155名本地和国际银行成员。对这些金融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的良好流动性、交易量的增长以及不断改进的风险管理设施是一个领先金融市场的重要特征。

ABS于2013年设立了ABS基准管理局。自此,ABS已设定并管理几个基准利率,如SDG即期外汇(SGD Spot FX),THB即期外汇(THB Spot FX),新加坡银行同业拆借利率(SIBOR)以及新元掉期利率(SOR)。

SIBOR在亚太区广泛用于调节贷款价格。经与市场参与者协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于2019年8月宣布,SIBOR将全面替代新加坡隔夜平均利率(SORA),过渡期至2024年底。

ABS有权对利率做出微小和重大的改变以简化金融交易。其在2022年5月20日宣布, 将把LCH对场外SORA衍生品的集中票据清算从21年延长到31年。

LCH由一批提供交易后清算与风险管理服务的公司组成。该等服务涵盖广泛的资产类别,例如场外交易、固定收入、外汇、信用违约互换(CDS)、股票以及大宗商品。

SORA的计算基于成交量加权平均借款利率。每天的计算始于接收来自24家银行的报告,同时考虑在新加坡当地时间上午8点至下午6: 15所发生的交易数量。MAS制定了合格交易的条件,并提出了日常数据处理的若干要求。MAS已指定路孚特负责计算SORA。

新加坡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反应确保其市场地位

上述期限调整为ABS和MAS提供了支持,而后者努力保证新加坡自己的基准利率计算是无懈可击的,而且能反映对良好流动性等市场需求的响应能力。

得益于LCH的功能,金融机构可规避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此外,使用集中票据交换所所带来的运营效率可产生更多交易机会,加速新加坡在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复苏。

从长远来看,通过消除金融机构之间交易的小障碍,新加坡可加强其在亚太区的地位。在过去20年里,就国民生产总值(GDP)而言,新加坡一直优于香港。

长达十年的政治不安,以及二年多来因疫情所采取的健康与安全方面的限制性措施使香港失去了不少活力。

在负面经济前景中,SORA取代LIBOR对银行融资的影响

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终止源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CDS丑闻的揭露及其与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关联。不过,2012年对LIBOR操纵进行调查的要求也是原因之一。

新加坡隔夜平均利率(SORA),香港隔夜拆借利率(HIBOR)或英镑隔夜指数均值(SONIA)等基准利率均旨在向市场参与者提供更高的透明性,以便其在价格、业绩和应付款等方面达成协议。

透明度越高,金融市场参与者之间的交易就越顺利。SOR与SIBOR向SORA过渡指导委员会(SC-STS)在其2022年5月的报告中得出结论,即对SORA的接受速度令人满意。报告提及2022年1月的几个数字,当月SORA衍生品的流通股为8000亿美元,SORA企业贷款的流通股为250亿美元,已发行8种与SORA-OIS挂钩的债券。

随着新基准利率的制定与调整,世界各地中央银行都已提高利率以降低高企的通胀水平,同时抵御其他负面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的影响。

作为一个小经济体意味着新加坡容易受当地和国际市场情况变化的影响。当前的市场状况也许会引起信贷紧缩,如同之前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发生的信贷紧缩。

在此情况下,金融机构可能会恢复他们自己的交易对手风险评估做法,以规避更多的信息不对称,后者是由为制定和管理基准利率而成立的组织所带来的复杂性引起。

此外,票价交换所的职能、本地基准利率的计算方法、所有交易的独特条件和ABS与MAS所规定的报告要求都可能饱受批评。

随着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的终止,新加坡已经成立了设定基准利率的本地机构。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此等机构还应担当加强新加坡地位的责任,并注意防范为金融市场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态发展。

To view English version

Please register to continue to access/read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as well as receive our weekly TAB Perspectives e-newsletter for free